眼看新买的鱼缸就能用了,结果让保洁大叔在搬的时候给磕碎了,只差一米的距离啊,啊啊啊ớ ₃ờ!

今天一身倦意,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自己眼皮又耷拉下来了。起因是昨天睡到凌晨2点的时候醒了,自己一个人躺沙发玩游戏。五点多的时候系统提示我已经连续玩了三个小时了。总算吃了一次鸡,不过代价就是到下午了还在打哈欠,些许的困意。
在闲鱼上淘了一部坚果Pro2s,扒拉一天手机看快递走哪儿了。心底虽然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,总会到的别着急,手却下意识的要动弹。

应该是昨天从哪儿听说的,离过年只有十多天了。这一年的时光如同这一周一样,在忙碌和平静中不觉流逝。去年还会写年终总结,今年觉得没什么好写的了。节日就是一些人想起来的特定日期,如果放在时间的长河中,这一天与平常并无什么不同。

最近晚上会做梦,有奇幻的、有现实的、有桃色的…… 而向来这些梦不会有什么预示,我都当是调剂生活了。

玩绝地求生上瘾了,水平却越来越低,刚开始偶尔还能吃个鸡,现在只能进前十,应该是匹配的对手水平不同了吧。MT基本已经弃坑了,剑圣还不出,觉得特没意思。

这一周偶尔加个班,下班回家时候街上空无一人,感觉空气都有别样的味道了,吸进肺里有些摇荡的感觉。或许中年男人对独处有些特殊的情愫吧,没有平日的嘈杂和烦扰,在某一个安静而又短暂的夜晚,或许点燃一支烟,或许听那首听了许多遍的歌,或许到没人的地方发呆,找到内心的平静与放逐。

早上又起的晚了,没吃早饭就飙到单位。终于又是周五了,下午单位安排看电影,巴适的结束这一周,安逸。

天刚擦亮的时候,就听见早起的鸟儿开始叫了。作为一个典型的北方人,开了一晚的空调,才开始觉得不那么冷了。

再赴贵州,是因为“总公司”办业务培训。本来我这一级是不能去的,“地方公司”通知失误,扩大了培训范围,于是我走了狗屎运,也很荣幸的参加了。同行的有临近区的3位同事,我们在太原转机,期间经停8个多小时,于是大家商议去万达逛逛。吃完午饭,女同事去洗头了,我和另外一位去看《毒液》,影院送了1桶爆米花和2瓶可口可乐(伏笔)。散场出来遇见洗头归来的女同事,看了时间,距起飞还有三个多小时,遂买了第二场《你好,之华》,这次我们换了口味,选的白瓶的雪碧(高潮)。散场后叫嘀嘀去机场,路上突然感到肚子阵阵不适,有些晕车的症状。下了车,他们俩也说有同样的感觉。分析了半天原因,都说是免费饮料喝多了……

Read more »

前两天家里窗户开着的时候,一只黄蜂从窗户的排水孔里爬了进来。秋天来了,可能它是在找一个温暖的越冬居所。从小就害怕这种动物,倒是给我不小的惊吓。我怕它的同伴也寻来,于是撕了一小块纸把孔堵上。也不敢去抓它,自己呆了一会儿就出去浪了。

Read more »

入伏以来都是接连不断持续的高温,这与往年有了鲜明的比对。虽然连续下了几天雨,反而让人觉得身处蒸屉,配上圆滚的身体,和蒸包子也没有什么区别了。我对季节的变化多少少了一些敏感。而对于炎热的记忆,也仅存了两件事情,一件是坐着也会流汗,另一件是漫漫的长夏。25号就是末伏结束的日子,凉意已经从深夜的微风中遁来了。这种欣悦的心情,让我忽然忘记了难耐的酷热。

物极必反,否极泰来;日中则昃,月盈则食。无论正反的结果,都是在讲一个道理,物质是变化运动的。人有时候总会觉得当下漫长且无望,这其实也只是个时间的问题,面前若是有百般的煎熬,那或许也只是因为还没达到量变到质变的节点。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