计划了一次短暂的出行。看了目的地的天气,找了一件卫衣穿上。推开单元楼门,发现初春的寒风结结实实包裹了我。于是再寻摸了一件棉袄套在身上。

接近晚上十点,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开了滴滴,幸运的是还有辆出租车在这荒郊野岭转悠。
跳上车,告诉司机师傅去火车站。
用高晓松的语音导航,规划了一条人迹罕至的路线。小城的路灯忽明忽暗。我给这位外地师傅认真的带路,告诉他哪里有测速点。

车站里的售票小哥已经休息了。可能是听到我来,不知从哪突然钻了出来,卖给了我两张十一点的车票。
因为掐点儿走的缘故,在车站并没有等候很久。但是候车的人却是很多,早早排起了长队。
车厢口检票的乘务员小妹妹是应该是胡建人吧,细声细语讨人喜爱。

睡觉的时间到了,心里还惦记着明天的洋芋擦擦。

昨天因为一件期盼已久的事而失眠,看电视到两点多。早上发现原来是一场空欢喜。
应该是前天晚上,做了一个梦,自己突然置身一个风景绝美的地方,从岩石上远望,周围是葱郁的山,下面是蓝色的湖(江)。
大概的情境就是这个样子(原谅本人粗陋的画技),如果梦里能带相机就好了。



阅读更多 »

拖延症,不想写文件,咋整。

bitcron写博简便,初步了解了一些基础操作。有了迁博的想法,真是爱折腾的年轻人。

还没调整好过年的状态,假期就结束了。

陪家里人在年初一跟团去了一次贵州。天气一直都是阴着的,“天无三日晴”果然名副其实,早中晚温差也很大。北方人看到南方的水多半是欣喜的,这一点南方人是体会不到的罢,哈哈。贵州的山多,水也多,凡是山与山之间几乎都会有河流。在去七小孔的时候,这条小溪的浪花让我忍不住拍了一张。

阅读更多 »

过了立春的节气,任何事情都应该和春字沾上边。就好比身体可以懒惰,但精神上一定要跟紧。于是这两天的烈烈寒风,尽管像吹干肉一样,但我也会叫它春风了。

还是在微信没有普及,QQ当道的年代,我三姨家弟弟曾说,一个人如果很久没更新签名,那么就说明他过的很好。虽然我的这一年过的并不顺心如意,期间也有过抑郁和颓废的情绪,可我反而屏蔽了微信朋友圈,甚至几个月不发一条状态,真真做到了与世隔绝。靠着睡一觉就好这件天赋异禀的能力,及时恢复了外界对我造成的各类内伤。感谢逆境,让我懂得了凡事忍忍,总会过去。

明年要迁新居,离工作的地方又近了一些。有一天,一个人安静的呆在房子里的时候,没有孤单的感觉,反倒是觉着有了一些恬静的心态。买懒人沙发的念头又一次浮现在脑海中,连摆放的位置都已经看好了。

临近放假,万事皆休。又开始害怕这难得的日子,短暂易逝。在挫折中自得其乐,在顺境中谨小慎微,且行且珍惜,才不负这时光。

为了在明年有一个轻松的开始,特意选了在今天值班。午餐和晚餐用泡面对付了一下。下午发完传真,这年的工作告一段落。

许久不水了,脑袋里感觉有好多说的,打开电脑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没打算写年终总结,也没有打算展望新的一年。这几年,我愈发觉得,人生逃不过宿命,尽心而为,好坏由命。

坐了一天,看了几集《神探狄仁杰》第四部,弹幕里有人说说后悔充钱看了,剧情太平淡,坏人一眼识破;元芳换了演员,武功差劲,气势尽失,言语也不霸气了。原来的元芳是这样和别人说话的:

李楷固:你是什么人?元芳:过路人。李楷固:可是我没有挡你的路啊?元芳:你没有发现我在挡你的路吗?

阅读更多 »

钥匙早就找到了,果然如我所料,在一个最不经意的地方出现了。

前段时间看了健叔在腾讯视频《大事发声》里唱的《难念的经》、《刀剑如梦》,又增加了对健叔的好感。

阅读更多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