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家新出了IOS12系统,不折腾缺点啥的我第一时间去刷了。运行速度有很大提升,也没发现论坛里说的不显示图片的bug。

重装手机会后会出现一些麻烦的事情,比如安装常用的软件,再比如重新验证登录。好在有备份,除了软件不能恢复,其他的倒也安然无恙。现在用的这部水果6屏幕又开始跟我闹别扭了,换屏前乱抖,换之后好了一段时间,现在又开始失灵了。昨天网上看了vivo新出的nex,今天又发现了oppo的Findx,全面屏的时代到来了。据传x是滑盖的,而且很厚,一切要等发布会之后才能揭晓,有意入一部。

我发觉我已经进入到了老年人的生活状态,养鱼喝茶一样不拉。起先在脸盆里养了三条草金,逗着玩。刚开始没经验,每次换水加氧气就跳缸,有一条甚至尾巴都掉了,后来竟然慢慢长了出来。养着养着感觉鱼少,又买了两条,因为养的密度大,又没有过滤,出门几天没人照顾等等原因,于是就开始死鱼了,最后剩下两条。可以说自开始养鱼就不停学知识,什么黄粉,过滤,水霉,爆氧,硝化系统,水草,前后景巴拉巴拉,竟也了解不少。设备也从刚开始的小圆缸到脸盆,再到白玻璃缸,开始用上氧泵,过滤,真是够折腾的。

昨天从老家出发的时候下起了雨,刚才看到朋友圈的图片,好像路面还有积水,大概是一直下到今天的。今年的天气特别奇怪,温度有时候能上30C°,但是偶尔来一下风,却能感觉到秋天的凉意,今早从家里出去散步,一下感觉到雨后那种清新凉爽。

计划了一次短暂的出行。看了目的地的天气,找了一件卫衣穿上。推开单元楼门,发现初春的寒风结结实实包裹了我。于是再寻摸了一件棉袄套在身上。

接近晚上十点,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开了滴滴,幸运的是还有辆出租车在这荒郊野岭转悠。
跳上车,告诉司机师傅去火车站。
打开高德地图,朝阳令狐冲帮我规划了一条人迹罕至的路线。小城的路灯忽明忽暗。我给这位外地师傅认真的带路,告诉他哪里有测速点。

车站里的售票小哥已经休息了。可能是听到我来,不知从哪突然钻了出来,卖给了我两张十一点的车票。
因为掐点儿走的缘故,在车站并没有等候很久。但是候车的人却是很多,早早排起了长队。
车厢口检票的乘务员小妹妹是应该是胡建人吧,细声细语讨人喜爱。

睡觉的时间到了,心里还惦记着明天的洋芋擦擦。

还没调整好过年的状态,假期就结束了。

陪家里人在年初一跟团去了一次贵州。天气一直都是阴着的,“天无三日晴”果然名副其实,早中晚温差也很大。北方人看到南方的水多半是欣喜的,这一点南方人是体会不到的罢,哈哈。贵州的山多,水也多,凡是山与山之间几乎都会有河流。在去七小孔的时候,这条小溪的浪花让我忍不住拍了一张。

Read more »

为了在明年有一个轻松的开始,特意选了在今天值班。午餐和晚餐用泡面对付了一下。下午发完传真,这年的工作告一段落。

许久不水了,脑袋里感觉有好多说的,打开电脑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没打算写年终总结,也没有打算展望新的一年。这几年,我愈发觉得,人生逃不过宿命,尽心而为,好坏由命。

坐了一天,看了几集《神探狄仁杰》第四部,弹幕里有人说说后悔充钱看了,剧情太平淡,坏人一眼识破;元芳换了演员,武功差劲,气势尽失,言语也不霸气了。原来的元芳是这样和别人说话的:

李楷固:你是什么人?元芳:过路人。李楷固:可是我没有挡你的路啊?元芳:你没有发现我在挡你的路吗?

Read more »

钥匙早就找到了,果然如我所料,在一个最不经意的地方出现了。

前段时间看了健叔在腾讯视频《大事发声》里唱的《难念的经》、《刀剑如梦》,又增加了对健叔的好感。

Read more »

昨天临时接到通知,去DS考核干部。来到通知集合的办公室,和考核组具体负责领导打招呼。她的名字之前听过,今天见到了真人。个不高,戴眼镜,胖胖的,性格随和,觉得是特别好相处的人。闲谈间隙,她的同事们都在夸她,说所有人都愿意和她一起工作。

给我分配了谈话的任务。下午谈七个人,因为内容比较简单,用时不到一小时。晚上的谈话就不那么轻松了,有好几十人,在记录的时候感觉手腕都要罢工了,使不上劲。谈完两个单位的话,回到办公室整理完材料,凌晨两点多了。错过了觉点儿,回到酒店就怎么也睡不着了,好在凌晨三点多,终于感觉到了困意。

早上醒来时已经九点。洗了澡,出去退房,楼道的保洁阿姨微笑着打招呼,我礼貌的回应。心里在想,五星酒店就是不一样。

熬夜的感觉就像是倒时差,开车像是在开船。初秋天气微凉,日头不温不火,冷风灌进车窗,丝丝惬意迎面而来。

没吃早饭,一头扎进拉面馆子,要了一盘葱油拌面。是的,幸福就是这么简单。

拉面

老男人年近40,大伙儿都叫他李哥。

李哥早上八点四十到单位食堂买早点,买的也多数是油条、包子、馅饼、鸡蛋。买上早点拎到单位正好九点。脱下外套摆出茶杯,从柜子里拿出茶叶桶,捏几瓣菊花放杯子里,冲上开水,慢慢吃起来。

李哥也爱抽烟,隔壁办公室有扇大窗户,窗户旁边有同事的办公桌,抽屉里放着同事的烟,他常去那里顺手拿一根,然后点燃,望着窗外吸一会儿。

李哥中年不得志,快四十了还没当上科长。他们科长都要比他年轻好几岁,并且是个女的。李哥对科长布置的工作从来有种抵抗的心理,甚至到了科长布置工作要和他商量的地步,偶尔还要顶撞一下。

李哥爱读书,当过老师,教历史的,楼下的前台小妹曾是他的学生。老师总是给人四平八稳的感觉,李哥也一样。虽然有着和年龄相差甚远的身高和面容,但是说话行动时总会让别人感到一股股的反差。

李哥的工作不忙,吃完早点后打开电脑,先看看新闻,然后看看股市行情,通常这一上午就过去了。

李哥的讲究挺多,工作上不喜欢接半路活儿,爱在别人桌子上倒水,爱把垃圾桶放别人座位后边。
李哥也是一个与时俱进的人,爱淘宝网购,爱烘焙,爱做饭。经常和那些已婚妇女们讨论厨技,育儿经验。也发表一些国事家事天下事的评论,对周遭一切冷嘲热讽,慷慨激昂。

中午又到了,李哥关了电脑,穿上了外套,回家做饭去了。

前段时间回HJ的时候,路过亲戚家。等人的时候溜达到菜园子,满园绿色关不住,萝卜、大豆、青椒、玉米一应俱全。心生喜欢,想着老的时候在农村盖一屋房,开一片地,养一只猫,溜一条狗,真是莫大的美事。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