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黔

天刚擦亮的时候,就听见早起的鸟儿开始叫了。

在贵州呆了不到一周的时间,每天都是阴天。天空像是盖了一个灰色的罩子,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味道。晚上睡觉时需要开一晚的空调,才会觉得不那么冷。

Image

再赴贵州,是因为 “总......

延安

一次机缘,需要来往K城和延安多次。因为路途的遥远,和G选择了火车作为交通工具。坐的最多的一趟车,终点到杭州。乘务员都是南方的妹子,打眼看上去都是温软如酥,细皮嫩肉的样子。

火车在夜色中行进,叮叮咣咣的的响了一路,G的睡眠在平时并不太好,这样的环境对她来说更是有些煎熬。我是一个粗人,呼噜打了一路。

凌晨五点抵达延安,天色还未泛亮,不情愿的带着困意和寒意下了车。出站口的出租车司机在闹哄哄的在拉客,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