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Tags: 日记

闲记

前两天家里窗户开着的时候,一只黄蜂从窗户的排水孔里爬了进来。秋天来了,可能它是在找一个温暖的越冬居所。从小就害怕这种动物,倒是给我不小的惊吓。我怕它的同伴也寻来,于是撕了一小块纸把孔堵上。也不敢去抓它,自己呆了一会儿就出去浪了。

Read More

出伏

入伏以来都是接连不断持续的高温,这与往年有了鲜明的比对。虽然连续下了几天雨,反而让人觉得身处蒸屉,配上圆滚的身体,和蒸包子也没有什么区别了。我对季节的变化多少少了一些敏感。而对于炎热的记忆,也仅存了两件事情,一件是坐着也会流汗,另一件是漫漫的长夏。25号就是末伏结束的日子,凉意已经从深夜的微风中遁来了。这种欣悦的心情,让我忽然忘记了难耐的酷热。

物极必反,否极泰来;日中则昃,月盈则食。无论正反的结果,都是在讲一个道理,物质是变化运动的。人有时候总会觉得当下漫长且无望,这其实也只是个时间的问题,面前若是有百般的煎熬,那或许也只是因为还没达到量变到质变的节点。

Read More

6月17日

水果家新出了IOS12系统,不折腾缺点啥的我第一时间去刷了。运行速度有很大提升,也没发现论坛里说的不显示图片的bug。

Read More

午夜的火车

计划了一次短暂的出行。看了目的地的天气,找了一件卫衣穿上。推开单元楼门,发现初春的寒风结结实实包裹了我。于是再寻摸了一件棉袄套在身上。

Read More

正月都是年

还没调整好过年的状态,假期就结束了。

陪家里人在年初一跟团去了一次贵州。天气一直都是阴着的,“天无三日晴”果然名副其实,早中晚温差也很大。北方人看到南方的水多半是欣喜的,这一点南方人是体会不到的罢,哈哈。贵州的山多,水也多,凡是山与山之间几乎都会有河流。在去七小孔的时候,这条小溪的浪花让我忍不住拍了一张。

Read More

再见,二〇一七

为了在明年有一个轻松的开始,特意选了在今天值班。午餐和晚餐用泡面对付了一下。下午发完传真,这年的工作告一段落。

许久不水了,脑袋里感觉有好多说的,打开电脑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没打算写年终总结,也没有打算展望新的一年。这几年,我愈发觉得,人生逃不过宿命,尽心而为,好坏由命。

坐了一天,看了几集《神探狄仁杰》第四部,弹幕里有人说说后悔充钱看了,剧情太平淡,坏人一眼识破;元芳换了演员,武功差劲,气势尽失,言语也不霸气了。原来的元芳是这样和别人说话的:

李楷固:你是什么人?元芳:过路人。李楷固:可是我没有挡你的路啊?元芳:你没有发现我在挡你的路吗?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