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次机缘,需要来往K城和延安多次。因为路途的遥远,和G选择了火车作为交通工具。坐的最多的一趟车,终点到杭州。乘务员都是南方的妹子,打眼看上去都是温软如酥,细皮嫩肉的样子。
火车在夜色中行进,叮叮咣咣的的响了一路,G的睡眠在平时并不太好,这样的环境对她来说更是有些煎熬。我是一个粗人,呼噜打了一路。
凌晨五点抵达延安,天色还未泛亮,不情愿的带着困意和寒意下了车。出站口的出租车司机在闹哄哄的在拉客,我们嫌吵闹便夹裹在人流中躲开。
车站旁边的早点铺早早的就开着,不好意思进去免费坐着,就点了两笼包子和两碗稀饭。肠胃似乎还未清醒,吃进去什么都没感觉。
Image
每个车站都会有故事,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。就像这位大叔,刚下车就检查自己的车票和其他物品,等待着乘坐下一趟车。我好(wu)奇(liao)的猜测他将要去哪里,是出门旅游,还是外省探亲......
Image
此行的事务办妥,行程将要结束,中午在饭点的时候,发现小饭馆里的这只猫。它自寻快乐,不停的逮着苍蝇玩。似乎我也跟着它忘记了什么。
Image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