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记

前两天家里窗户开着的时候,一只黄蜂从窗户的排水孔里爬了进来。秋天来了,可能它是在找一个温暖的越冬居所。从小就害怕这种动物,倒是给我不小的惊吓。我怕它的同伴也寻来,于是撕了一小块纸把孔堵上。也不敢去抓它,自己呆了一会儿就出去浪了。

今天中午回家,我特意搜寻了一下,已经不见了它的踪影。心想着它可能是翘翘了吧。午睡起来洗澡,穿好衣服去了单位。刚脱下外套,听到脖子附近嗡一声,心底骇然,下意识用手抖了一下,再仔细探去,那只黄蜂在窗户玻璃上不紧不慢爬着。如果真是家里那只,它可是跟了我一路!恐惧使然,我用鼠标垫拍了它一下,它跌在了窗台上。又不放心,用鼠标垫把它压上。

午后的太阳似乎很烈,刚才惊恐的心绪渐渐稳定下来,想着它可能会很热,还有沉重的负担压着。我也不打算把它压500年,于是用文件和鼠标垫夹着它,扔到窗外去了。活着已然不易,不能再给它无助的困境了。

因为工作中一些人际关系的事情,这两天的心情忽然糟糕了起来,好在自己又能及时的调节。未来那么多美好,任重而道远,小小的挫折,真心不足为惧。

火宫殿

日记